• 本月热门标签:
  • 教育

当前位置: 瑞昌重大新闻 > 教育 >

香港乱象背后的教育“病因”

2019-08-30 04:25 - 查看:
两个多月以来,香港持续发生极端暴力违法事件,一些年轻人包括学生受反中乱港势力教唆参与其中,冲击香港法治,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,侮辱国徽、国旗,甚至喊出港独口号。这

  两个多月以来,香港持续发生极端暴力违法事件,一些年轻人包括学生受“反中乱港”势力教唆参与其中,冲击香港法治,挑战“一国两制”原则底线,侮辱国徽、国旗,甚至喊出“港独”口号。这些本该安心学习的学生却做出无法无天的恶行,既让人愤慨、痛心,又值得深刻警醒和反思“暴”与“乱”背后的香港教育“病因”。

 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近日撰文指出,如果说香港的教育“病”了,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,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。因为教育效果如何,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内容。如果教师客观中立,则学生幸运,有可能被培养出真正独立和客观的思考能力。

  由香港大、中、小学和幼儿园教师组成的“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”(简称“教协”),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,但其领导机构却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所把持。2016年8月,“教协”负责人叶建源公然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“港独”。今年8月中旬,“教协”还主动发起游行活动,更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。

 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网站发帖文表示,有些办学团体和校长不敢处理政治立场偏激的老师,养虎为患,最终被噬的是自己。中学教育环境必须净化,未成年人不应参加政治运动,这句话不得含糊。

  香港教育之病还在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,以及无序加入通识教育。香港回归前,通识教育只是选修课,2009年开始列入必修课,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;2012年开始,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,重要性可想而知。

  然而香港高中通识科推行10年,市面上的所谓“教科书”被多次揭发存在偏颇或错误内容。其课程内容、评核方式及存废等问题一直备受争议。一些学校的通识教育各类教材常见如下内容:攻击“一国两制”;美化非法“占中”;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;负面解读内地存在的问题,或者直接丑化;介绍内地时引用过时的数据;引用典型的西方视角下关于中国话题的负面结论。

 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香港中小学校现有约6万名教师,其中不乏一些思想比较激进的教师。通识教育就是他们进行政治引导的一个平台,他们借此对学生进行煽动。香港培侨中学教师穆家骏告诉记者,更严重的是一些教师对中国历史进行歪曲和丑化,对学生起了负面引导作用。他们对一些历史问题的阐述、对学生的引导,助长了年轻人对现状的不满。

  有资深通识科教师建议,教育局有必要审查通识教材,也有必要考虑规定统一教材。特区政府要理直气壮地去做,因为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中国历史科于2018/2019年度成为独立的初中学校必修科。根据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2018年5月公布的新课程大纲,香港史将不再列为独立课题,而是融入不同的中国历史课题,希望借此培养学生的国家观念。

  两个多月来,极端分子公开侮辱国徽、国旗,高喊“港独”口号,种种言行深深刺痛了广大香港和内地民众的爱国心,而这也正是香港青年国民教育缺失所带来的恶果。

  “看看报章上的报道,好多有关内地的事情都被描述成负面的,青少年耳濡目染,他怎么可能对国家形成客观的认识。”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痛心地说,香港缺失正面引导的国民教育,却充斥着反对派负面宣泄、充满仇恨的“教育”。

  香港要拨乱反正,必须大刀阔斧改革教育,并尽快推行国民教育。对学生推动国民教育,增强国民的国家认同感,是世界各地一贯做法,合乎港情世情,也是民心所向。

  香港特区政府首任律政司司长梁爱诗说,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多花一点时间去了解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和文化。香港回归祖国,不只是换个旗、改个名,港人要有一个心路历程,去认同国家、民族,接受国民身份。

  两个多月以来,香港持续发生极端暴力违法事件,一些年轻人包括学生受“反中乱港”势力教唆参与其中,冲击香港法治,挑战“一国两制”原则底线,侮辱国徽、国旗,甚至喊出“港独”口号。这些本该安心学习的学生却做出无法无天的恶行,既让人愤慨、痛心,又值得深刻警醒和反思“暴”与“乱”背后的香港教育“病因”。

 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前副院长顾敏康近日撰文指出,如果说香港的教育“病”了,那么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,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。因为教育效果如何,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内容。如果教师客观中立,则学生幸运,有可能被培养出真正独立和客观的思考能力。

  由香港大、中、小学和幼儿园教师组成的“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”(简称“教协”),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,但其领导机构却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所把持。2016年8月,“教协”负责人叶建源公然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“港独”。今年8月中旬,“教协”还主动发起游行活动,更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。

 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网站发帖文表示,有些办学团体和校长不敢处理政治立场偏激的老师,养虎为患,最终被噬的是自己。中学教育环境必须净化,未成年人不应参加政治运动,这句话不得含糊。

  香港教育之病还在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,以及无序加入通识教育。香港回归前,通识教育只是选修课,2009年开始列入必修课,正式在香港高中推行;2012年开始,通识教育被列入香港高考必考科目,重要性可想而知。

  然而香港高中通识科推行10年,市面上的所谓“教科书”被多次揭发存在偏颇或错误内容。其课程内容、评核方式及存废等问题一直备受争议。一些学校的通识教育各类教材常见如下内容:攻击“一国两制”;美化非法“占中”;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;负面解读内地存在的问题,或者直接丑化;介绍内地时引用过时的数据;引用典型的西方视角下关于中国话题的负面结论。

 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长黄均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香港中小学校现有约6万名教师,其中不乏一些思想比较激进的教师。通识教育就是他们进行政治引导的一个平台,他们借此对学生进行煽动。香港培侨中学教师穆家骏告诉记者,更严重的是一些教师对中国历史进行歪曲和丑化,对学生起了负面引导作用。他们对一些历史问题的阐述、对学生的引导,助长了年轻人对现状的不满。

  有资深通识科教师建议,教育局有必要审查通识教材,也有必要考虑规定统一教材。特区政府要理直气壮地去做,因为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中国历史科于2018/2019年度成为独立的初中学校必修科。根据香港特区政府教育局2018年5月公布的新课程大纲,香港史将不再列为独立课题,而是融入不同的中国历史课题,希望借此培养学生的国家观念。

  两个多月来,极端分子公开侮辱国徽、国旗,高喊“港独”口号,种种言行深深刺痛了广大香港和内地民众的爱国心,而这也正是香港青年国民教育缺失所带来的恶果。

  “看看报章上的报道,好多有关内地的事情都被描述成负面的,青少年耳濡目染,他怎么可能对国家形成客观的认识。”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痛心地说,香港缺失正面引导的国民教育,却充斥着反对派负面宣泄、充满仇恨的“教育”。

  香港要拨乱反正,必须大刀阔斧改革教育,并尽快推行国民教育。对学生推动国民教育,增强国民的国家认同感,是世界各地一贯做法,合乎港情世情,也是民心所向。

  香港特区政府首任律政司司长梁爱诗说,希望现在的年轻人多花一点时间去了解国家和民族的精神和文化。香港回归祖国,不只是换个旗、改个名,港人要有一个心路历程,去认同国家、民族,接受国民身份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在线教育为孩子开启音乐之门 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下一篇:AI怎样改变教育 权威解读报告来了